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78345黄大仙救世网报 > 进程变迁 > 正文

关山月黎雄才是中国绘画变革进程中的里程碑 赖少其则是一朵精彩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19

  “把赖少其的中国书画创作真的放进美术史去考量,欠缺足够的理由给予很高的评价和地位。”对于当前评论家“赖少其要改写美术史”类似声音,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王见对此保持审慎态度。他同时坦言,关山月、黎雄才的艺术在中国绘画变革的进程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而赖少其则是一朵精彩的浪花。

  收藏周刊:赖少其先生在广东美术馆的展览引起很大反响。报载,策展人、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先生说:赖少其可以与20世纪的其他巨匠如黄宾虹、李可染等放在同一个参照系中去考量。其言外之意是“赖少其可以与黄宾虹、李可染等人等量齐观”。对此观点,您如何看?

  王见:如果我们随时都掂着美术史的尺子,随意地对一位艺术家进行学术的衡量与界定,或者考量其能否进入美术史,窃以为这是一件格外不够严肃的事情。轻易地说某艺术家能写入美术史,还不是治学是否严谨的问题,根本上有错误。因为美术史的形成必须有足够的时间要对美术事件、人物、成就进行过滤。可是非常的遗憾,在中国艺术界的评论家口中或笔下,有太多的人被轻易的写入了美术史,难道真的有如此众多的艺术家能进入美术史吗?事实上我们都知道中国书画界的人文精神越来越凋零和破败。所以此现象好像有些荒唐。

  如果评论家简单地拿美术史对艺术家“下套”的话,也可以看成是一种“文化暴力”——艺术家是不是可以随时写进美术史,是否由理论家说了算?如果评论家直接决定艺术家进入美术史,这算什么事呢?

  收藏周刊:评论家如此轻率、如此随性地要给艺术家安放在美术史中,这背后的动机与逻辑到底是什么?

  王见:我们应该首先弄清楚什么才是美术史。美术史并非仅由评论家做一些天花乱坠的理论构成。前面已经说过,凡是要成为“史”,一定经过时间的淘洗,一定会经过反复的论争,一定有诸多的研究表明某人的某些成果是某个时代最具有价值的代表。这个过程少则30年、50年,多则百年。例如齐黄,例如八大。而我们现在多对眼前的艺术现象横向对比,既不分类,也不分期,只要有了若干时间的停顿,便直接拔高和定位,这实在有炒作的嫌疑,实在比较儿戏。是否大师的帽子用完了,就开始拿美术史来说事,这就不能不让人想到市场的动机和艺术运营的逻辑。

  王见:我们评论一个艺术家,一定是按照美术史的经纬进行衡量,那么至少应该等待一段时间,等到社会以及与艺术家相关的一些重要事件基本上尘埃落定,再考量他在过去曾发生过什么样的作用,现在还可能发生什么作用,对未来又有何种意义的昭示,然后盖棺定论也不算晚。这是对历史起码的尊重,对艺术家起码的尊重,对学术与公众起码的尊重。

  收藏周刊:著名评论家陈传席先生在研讨会上也发言:“我想把自己写的《中国山水画史》重新修改,再出新版。我将在书中提出,赖少其是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四大家之一,与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并列。”在他眼里,赖少其先生的成就高过了陆俨少,也高过了关山月、黎雄才,更是高过了张大千、吴湖帆。对他的观点您又如何评价?

  王见:如果陈先生真这样说,就有失水准。真研究美术史的专家一般也不会这样讲,不会心浮气躁。我当不敢说谁高过谁,只能说“远近高低各不同”,但陈先生真因为赖少其先生的艺术要重写中国美术史,那还真不得不佩服他的“气魄”。如果下此结论,为时尚早。

  不过我想,如果一定要追问和评价赖少其先生艺术的高低,还不如先回到他的作品,认真研究他的学画经历及左突右冲,冷静观察他在20世纪中国美术的变革潮流中如何表现。

  收藏周刊:在赖少其与关山月、黎雄才三人作品中,假如只是说个人感受,您会更欣赏谁的艺术?

  王见:我更喜欢赖少其的艺术创作,但不能一概而论,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的那三五年的作品,我比较喜欢。作品既不是所谓“东方”,也不是所谓“西方”;既不写实,也不抽象,而是东西两种艺术观念互相冲突、互相依存,又互相支撑。其他时间段的作品各有所长。在赖少其这次的展览,主办方及策展人都将他生前最后几年躺在病床上的作品列为重中之重,赞誉甚高,我不敢苟同。

  王见:赖少其最后几年的作品又从山水转入花卉,多肆意挥洒,抛弃了一切成规,抽象占据主导,确有混沌天真之象。但其实,很多艺术家到了生命最后期限,都会有这样的表现,并无太多评论的必要。赖少其的晚期画作也应如是观。

  收藏周刊:在岭南言说赖少其,总绕不过关山月与黎雄才两座高峰。前者与后两者到底谁的艺术价值更高一些呢,谁对美术进程的变革起到更大作用呢?

  王见: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类型不同,作用不同,高低不好界定。不可根据个人的好恶抬高和贬低,也不能只谈作品本身的现实意义,还要把他放入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中去观察。这才是美术史需要的眼光。不可否认,关山月、黎雄才的艺术凝聚着中国20世纪美术变革的基本主题与发展逻辑。目前,这种主题与逻辑还在延续着。尽管我们还不能确定这种逻辑和延续是狭隘还是局限。

  回看关黎的创作,尤其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作品,他们紧跟时代,表现现实生活,将中国古代山水画的表现开拓到现实社会。尤其是黎雄才的《武汉防汛图》,虽然可视为应时代而作,但绝不限于时代,与范宽的《溪山行旅图》一样,能成为历史的标杆。关山月的《绿色长城》,也是历史名篇。两件作品都超越了时代,却根植在时代,反映了中国水墨画的变迁与发展。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参与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现代转型,参与和改造了中国绘画的观念转变,参与了“新国画”的建构。而且这条主线至今还在延续,不管这种主线的存在、转换及其改造蕴含了多少历史的迷思和是非对错。

  王见:赖少其的作品,虽然也进行了题材与形式的转换,从一种样式到另一种样式,但更多地体现了艺术家正常的个人行为。可以说,任何一位艺术家都必须经历审美观念及其样式的转变。从这个意义上看,尽管赖少其的绘画也具有时代特征的意义,但并无太多的特殊价值,对当代画坛和未来也不能提供更多的启示。

  如果又要对比关黎,则关山月与黎雄才的技法具有系统的性质,有迹可寻。而赖老的艺术是个人的风格与个人气质的个性创造,没有办法学,但具有启发的意义。

  王见:赖少其的书法对他的绘画创作的确起到了作用。虽然他一直学习金农的漆书,但到晚年,渐渐融入自己的气质和感觉,尤其在生命的最后几年,生命的本真成为书法的主体,这就非常可贵。我曾经受一机构委托,到赖少其先生家里挑选过他的书法作品,整整一个上午。有幸看到大量的作品并进行了大量的比较,并分成好、中、差三类。彼时赖老还健在,但无法对话。不能和他聊天,这是一种遗憾。

  (原标题:关山月黎雄才是中国绘画变革进程中的里程碑 赖少其则是一朵精彩的浪花)

本文链接:http://rainy-monday.net/jinchengbianqian/299.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